9万股东无眠,4.77亿占款直接把这家公司坑成ST!

发布时间:2019-04-15 12:47:42 来源:

天天财经独家,速关注
  万万没想到,曾经的“小甜甜”变成了“狼外婆”。
  昨晚新大洲A公告,因存在被第一大股东尚衡冠通的关联企业恒阳牛业占用资金的情形,占用资金达4.77亿元。公司股票15日停牌一天,16日复牌后实行其他风险警示,股票简称由“新大洲A”变为“ST大洲”。

  讽刺的是,新大洲A曾耗时两年计划将恒阳牛业纳入麾下。
  新大洲A表示,公司正积极与恒阳牛业沟通,督促其尽快解决资金占用问题。但公司预计在一个月内不能解决上述资金占用情形。
  4.77亿元资金黑洞
  先介绍一下资金占用主体——恒阳牛业。公司注册地为黑龙江齐齐哈尔市,成立于2005年,经营范围包括牛、羊屠宰加工;速冻食品【速冻其他食品】等。公司是尚衡冠通实控人陈阳友控制下的企业。陈阳友间接持有恒阳牛业34.89%股权,并担任恒阳牛业董事。

  梳理公告可知,恒阳牛业非经营性资金占用新大洲A4.77亿元的情况源于关联交易业务模式。简言之,新大洲A全资子公司宁波恒阳进口的冷冻牛肉大部分销售给恒阳牛业,恒阳牛业及其子公司又向新大洲A全资子公司上海恒阳销售牛肉。

  在这种业务模式中,恒阳牛业既是客户角色,又是供应商角色,然而问题的关键症结在于付款模式。首先,上海恒阳与恒阳牛业付款模式为先款后货,一般而言,采用这种付款模式中的公司在产业链上拥有绝对的话语权,比如贵州茅台。
  公告显示,2018年上海恒阳共预付恒阳牛业牛肉采购款7.41亿元,共采购牛肉入库1.17亿元,扣除预付后又退还及其他调整后,期末非经营性占用余额为4.63亿元。

  不但如此,上述占款中包括由上海恒阳向恒阳牛业开具承兑的电子商业承兑汇票6377.31万元,交由恒阳牛业向票据受让人背书转让融资,用于双方经营的部分资金,因截至目前尚未获得融资,新大洲A正在要求恒阳牛业办理退票手续。
  其次,宁波恒阳与恒阳牛业的付款模式发生了变化。公告显示,宁波恒阳早期商业模式基本遵循先款后货原则,后经双方协商并签订协议,约定账期为三个月。
  具体来看,宁波恒阳2018年共向恒阳牛业销售牛肉4.43亿元,共收到销售回款3.23亿元,形成销售占款1.20亿元,而2018年底宁波恒阳对恒阳牛业的应收账款余额为1.34亿元,大于销售形成的应收账款1426.36万元,不具有商业实质,为非经营性占用款。
  那幺,恒阳牛业一方面没有按时向宁波恒阳支付采购款,另一方面未按时向上海恒阳发货,其占用的巨额款项到底去哪儿了?
  需要留意的是,新大洲A在2018年半年报中已经提到公司“资金面较紧张”。
  恒阳牛业带来的4.77亿元“资金黑洞”或已有迹象。2018年前三季度,新大洲A经营活动产生的现金流量净额为-3.06亿元,同比下降227.32%。主要原因是报告期内食品产业子公司贸易预付款同比增长所致。
  曾经有过“蜜月期”
  通过协议受让股份,尚衡冠通于2016年上半年成为新大洲A第一大股东。彼时公告称,后续陈阳友拟向新大洲A注入经营能力良好、拥有优质牛肉产业链的相关资产。
  实际上,上述协议转让完成前,新大洲A就计划发行股份收购恒阳牛业100%股权,且构成重组上市。但两年后,新大洲A宣布终止本次收购。

  虽然收购失败,但新大洲A在2016年陆续设立几家全资子公司发展牛肉食品产业,其中就有上海恒阳和宁波恒阳。
  新大洲A在2017年年报中表示,宁波恒阳采购的牛肉主要来自阿根廷及乌拉圭的屠宰场,产品质量、价格、行业信誉方面均拥有一定优势,恒阳牛业承诺采购公司进口的牛肉,保证了公司的销售利润、防范了商品滞销风险;上海恒阳开展牛肉内贸业务等。
  2017年财报显示,新大洲A实现营收16.03亿元,同比增长84.20%。其中,宁波恒阳本部全年实现营收2.52亿元;上海恒阳将经营侧重点放在餐饮、团膳和商超上,全年实现销售收入3.46亿元。
  2018年前三季度,新大洲A食品产业累计实现销售收入6.2亿元,同比增长125.87%。其中,宁波恒阳及其子公司实现销售收入3.13亿元,实现净利润1284.31万元。上海恒阳实现食品贸易销售收入1.39亿元,实现净利润72.66万元。
  值得一提的是,在2017年,恒阳牛业新晋为新大洲A第一大客户与第一大供应商,销售额为1.90亿元,采购额为4.09亿元。
  涉事主角被纳入失信被执行人名单
  今年2月12日晚间,新大洲A发布公告称,因2018年8月一起1000万元的借款纠纷,新大洲A、公司法定代表人陈阳友、前副总裁李志,以及恒阳牛业被纳入失信被执行人名单,同时被限制消费。
  公告显示,李志、陈阳友、恒阳牛业为上述1000万元借款提供连带责任保证。

  当时拿下第一大股东之位,尚衡冠通的代价约为7亿元,且一次性支付。当时的公告称,资金由尚衡冠通通过自有资金或自筹资金解决,不存在直接或间接   不过,2016年6月24日,尚衡冠通将过户不到两个月的股份全部质押给了湖北中经中小企业投资有限公司,用途为贷款。

  新大洲A于2018年10月12日公告,尚衡冠通质押的部分股份触及平仓线,存在平仓风险,涉及4474万股。
  目前,尚衡冠通所持新大洲A股份已被轮候冻结。
  上市公司也陷入窘境。2018年12月,因涉及商业承兑汇票未能如期兑付、欠税、股权纠纷案等事项,新大洲A多个银行账户被冻结,部分资产遭查封;2019年1月,因一起关联担保未履行相应审批程序,且未及时披露,海南证监局对王磊、陈阳友、许树茂共3人采取出具警示函措施的决定。因涉嫌信息披露违法违规,新大洲A正被证监会立案调查,公司存在退市风险。
  截至2018年三季报,新大洲A股东户数为9.04万。

相关热词搜索: 大洲 亿元

相关新闻

热点新闻